艺术是部大经 书画需要修行

艺术是部大经  书画需要修行

纯空法师专题



 

 

 

纯空有法

 

 

刘大为

 

古今中外的艺术发展史证明,一个时代是应社会文化所需而形成独特的艺术生产和艺术消费,当纷繁嘈杂使人烦躁时,清新寂静,天人合一的纯空法师禅意画作,此时此境尤显突出。

 

宗教与艺术相互影响,相互渗透。在中国,禅宗思想更是中国传统艺术发展之魂。禅宗的哲学思想的实质是生命哲学,具有浓厚的美学色彩,而禅宗美学思想又构成了中国文人画的重要内质。

 

纯空禅师自幼与书法结缘,有天生的悟性,慧根深广,在师古法而不泥古的的实践中,形成了自己独特风格,用自己特有的笔墨语言传达他的人生观,宇宙观,诠释佛性,禅理。古人的法则是他随手拈来为自己服务的,看似漫不经心,随手拾掇,而干湿浓淡,疏密虚实,远近高低,笔笔无出法度之外,意境全在法度之中,这无法而法的境界是情感与技巧高度结合,使艺术创造进入了自己的自由王国。

 

纯空创作是有感于心,神驰笔骋,他的画水灵墨动,地造天成,画风素雅清幽,玄妙高远,充满了丰富的哲理和无尽的禅意,虽寂静而不凄清,虽清新而不幽淡,虽清旷而不荒寒,虽空灵而不神秘,故而人们悟到的不仅是禅意,禅趣,还能看到勃勃生机和希望,作品即弥漫着禅的意趣,又透出儒家的韵致。

 

纯空禅师基于禅,染于禅,空而不虚,寂而不灭,简而能远,淡而有味,高古脱尘,追求着中国当代书画的最高境界。

 

艺术是部大经  书画需要修行

——访当代画僧纯空法师

 

 

 

记者 华轩

 

 

佛教,尤其禅宗,与艺术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。无论是释迦牟尼菩提树下静坐睹明星而悟道,还是灵山会上拈花微笑,或是中国禅师们生动活泼的机锋作略,都是一幅幅意境幽远、优美动人的图画,闪烁着宗教超越与艺术审美的光芒。中国文化沐浴着这两种光芒,发展着,孕育出王维、苏东坡、赵孟頫这样的佛教徒艺术家,智永、怀素、贯休、八大、石涛这样的画僧。纯空法师是这后一传统在当代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 

1987年,纯空法师为拓展文化襟怀,东渡日本留学,并受聘於日本“教育书艺院”讲授书法篆刻,历时六年。此行,纯空法师殚精竭力,苦劳心志,砥砺学养,完善自我,以至在其归国后的书画作品中,不仅能体现出纯空法师成熟的技法,同时更体现了纯空法师平和、率真、独立的个性和完整的人格。

 

在日本,纯空法师耳濡目染中国大唐文化源远流长,更亲身感受到佛学的博大精深,回国后,在1995年他立志出家修行,受戒于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大师,遁入佛门。

 

纯空法师的僧侣生涯,迄今已度过了十有九载,个中甘苦,唯其自知。法师自作僧人始,便更加潜心于书画,以书画为每日必修之功课,笔墨耕耘,晨夕不辍。“苟日新,日日新”,禅风禅骨,精进不止。

 

纯空法师以书、画一体的形式,告知世人“禅”不是放任尘世痛苦的归隐,对“道”的强烈追求和社会责任感使他苦痛并愉悦着,痛苦于柔弱之灵魂于清醒的观照中所受到的折磨,愉悦于悲悯之心性于素纸默默宣泄并形成完美诉说。这种愉悦不是一场于空无之宇宙的自醉,而是秉持清明心境自愿停留于尘世间绽放的微笑。

 

纯空法师对“道”的精神诉求深深根植于他的内心深处,他之所以能“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”,因为于他真理若不能得以发扬、思想则不自由,“毋宁死耳”。

 

外表敦厚柔默的纯空法师怀有这样一种精神,即“天下有道,以道殉身;天下无道,以身殉道”,天下如何,他不以为甚苦,因为他“心中有道”,靠自己的价值建构来施大道于天下或不可得,但心性的主动权仍在他手中,那是一种无所粘滞、自由平常的境界,以无论于俗尘或山林,富贵或贫穷,他都能不向皇家问赏心,自守如亭亭白莲,这让人想起“穷不失义”的书生,但他的双眼分明看得比“士”之“道”更远,是在洞察并出离了因缘之后仍执着而温柔地落向人间。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曾有人问法师“为何出家”? 您答“我要回家”,这个“家”是否隐含要回到本真的世界?

 

纯空:出家念佛,本质上是修炼如何做人,如何做到真修行,是我“心的归隐”即回家。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这个“心”有很深的含意?

 

纯空:于右任先生曾说过:“大其心,容天下之物;虚其心,受天下之善;乐其心,仪天下之事;潜其心,观天下之理;定其心,应天下之变。”此乃做人的道理!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出家后感悟最深的是什么?

 

纯空:净慧长老(已圆寂)曾教诲我:“字画这东西可以,但修行是第一。”一诚法师也曾教戒我:“好好修行,好好念佛,这些长老的话看似简单,但需要一生去悟。在参悟中才能体会到师父的悲悯。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您从佛家的角度如何看待书画艺术?

纯空:艺术是一部“大经”,需要下真功夫,需要一生去读、去悟、去实践,这过程当然要师自然,师造化。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禅画是什么?

  

纯空:禅画是谁?谁是禅画?即谁在念佛?念佛是谁?关注当下,照顾脚下,就是道,就是法。佛法就是仁法,仁法就是佛法,先画人画,再画禅画。先做人,不要胡画,画的过程是修行,不要胡画,禅也好,人也好,要上仁道;修行是第一的!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看来修行深浅与书画水平高低是成正比的?

  

纯空:我书画创作近三十年,第一个十年追求醉素的感觉,第二个十年体味一种兴奋状态的创作,到了目前才有了无喜无忧的平衡和谐状态,这二三十年修行的感悟,生活的感悟,确实提高了艺术的水准和感悟。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禅在您的笔下是如何体现的?

  

纯空:禅是活泼、天真、可爱的孩子,本质的真善美,是生命的象征。所以禅画不在于笔画的繁简,而在于返朴归真的心性,在于佛道。我的笔下没有大山大水,少有人物,喜欢创作静的、简约的事物,化繁为简,不要闹腾,不刻意,不做作,画静心也更静。禅是由内而外、由外而内是一种关照,关照了内心而后才有下脚处,即走正道,不走歪门邪道。

 

《中国艺术文化》:这次画展的作品主要是为什么以兰花为主?

 

纯空:兰花是四君子之一,是高洁典雅的象征。兰的香气清而不浊、清幽独特、似有若无、似远乎近,使人留恋余味无穷。孔子赞“兰当为王者香”对兰的高雅品德推崇备至。兰的这种品德是当下从艺人士要学的、要悟的。当下的艺术创作要不趋利、不从众、不闹腾,要想有兰的德行,需要有自身的修养和修行。